Ushio闻信

ushio
全职厨/男神周泽楷/htf相关/magi
轮回/微草粉/林方本命

一般都能吃,欢迎投喂
手速渣渣,懒癌手癌晚期

子博@闻信垃圾堆

【千粉点文】(喻黄/双花)大约是爱

雁锦卿:

十八个点喻黄和十二个点双花的小伙伴点文接好!万字原著向HE,退役相关,亲妈撒糖向,主喻黄副双花,其他自由心证,千粉点文一共三篇,以后还有全员向和伞修单章。还是和以前一样,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啦ww下次点文的话一千五百粉再见~

 

今晚(8.4)两篇连载都不更新ww不过还是两篇更新掉落,一个是这个点文,等会儿还有一篇摸鱼ww

 

 

==============================

 

 

(1)

 

喻文州被很多人预测为将是最后一个离开职业赛场的黄金一代,因为困扰着大多数选手的状态下滑手速不济问题在喻文州那几乎无可退化的手速面前全都不值一提,他是最靠脑子打比赛的那一类选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积累着经验技巧,变得更加成熟强大。喻文州自己也是比较认可这种看法的,他即使没有傲人的手速又有什么关系?他的战术他的意识笼罩全局,他身边站满无条件信任着他的队友,他还可以再拼许多许多年,剑与诅咒还可以继续撑起蓝雨的无数个夏天。

 

他后来才知道自己这结论下得实在有点天真。

 

又是一天赛季末的日常训练过后,饥肠辘辘的战队队员们纷纷起身嗷嗷叫着扑向大蓝雨美食食堂,飞快的跑了个没影。喻文州坐在电脑前看了会儿训练分析,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好像少了平常围绕在身边喋喋不休评价训练数据催自己吃饭的穿脑魔音。于是他有点好奇的站起身朝对面看去,发现黄少天依然坐在位置上,看着自己的手面色古怪。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关掉电脑走过去,看见黄少天的电脑什么软件都没开,桌面上第六赛季夺冠的蓝雨队员们笑容灿烂,他和黄少天并肩站在最中间,他抱着奖杯笑的自信从容,黄少天双臂大张搂着两边队员的脖子,大大的笑容几乎从嘴角咧到脑后边去。他端详了一会儿,突然感觉背后贴上个温热的脑袋。

 

“队长别回头!”黄少天阻止了喻文州转身的动作,扯住喻文州的衣服深吸一口气后,开始丧心病狂的乱晃。“队长!以后按时吃饭别总在训练室磨蹭时间,不然食堂的好吃的总被抢没了!还有以后要积极提升战斗力!谁要是敢说你手残,你就说他脑残!再有小卢用的是重剑啊小卢也比我听话,战术一定一定记得做个翻天覆地的大调整,我不在了你也得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别马上就把我忘了——”

 

“……少天?说什么呢?”喻文州隐隐觉得不对,他立刻回头,黄少天下意识马上转过头去,而后停了一会儿,自己转回来,对着喻文州笑。

 

“队长。”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声音带着他熟悉的轻快张扬,却说着他从没想过的话。“帮我联系一下经理,准备个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本剑圣要用退役的消息轰晕职业联盟,队长找时机把他们一波带走。”

 

“少天你……”

 

“我要退役了。”

 

联盟知名的战术大师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黄少天这短短五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

 

从训练营开始,一直一直不被看好的是他喻文州,一直一直被担心状态的是他喻文州,一直一直竭尽全力才能挣扎着在这个高手遍地的职业圈里立足的是他喻文州。

 

他以为只要他还能坚持下去,剑与诅咒就不会停止前行。

 

而今天黄少天告诉他,不离不弃,到底是两个人的事情。

 

 

 

(2)

 

黄少天算是黄金一代最早退役的那批。很多人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诧异,决定操作状态的因素有很多,而打法无疑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黄少天无论是机会主义的习惯还是垃圾话刷屏的风格都是对手部状态极大的消耗。这种问题在去年已经初露端倪,而今年全联盟都在惊诧于黄少天在赛场上居然不怎么发送无差别垃圾话攻击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对手部状态的保护。包括喻文州在内的很多人都对这个转变表示了赞许,而黄少天自己心里明白,这个转变,已经晚了。

 

作为联盟中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他已经驾驭不住一闪而逝的时机。

 

他是游离在团战里神出鬼没的幽灵,他是找准机会一击致胜的剑圣,现在连机会都已经反应不过来了,他转型转上百八十回又有个鸟用?黄少天思考了大半个赛季,觉得再这么倚老卖老下去实在没什么意义,于是在战队晋级季后赛之后的一天中午叫住了自家队长宣布了退役决定,干脆利落的像是在决定今天中午要吃什么东西。

 

战队虽然十分震惊惋惜,但并不至于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们尊重了黄少天的决定,在季后赛开始前发布了黄少天即将退役的消息。这条消息在荣耀圈掀起了惊涛骇浪,黄少天对这些一直都在关注,时不时还自己刷几条关于外界评论的种种观点,依旧是让荣耀粉又爱又恨的长篇幅废话,只不过以前聚起来在评论里面调侃吐槽他的人,现在刷起了一排又一排的哭脸。

 

“不就是退个役吗多大点事?本剑圣以后就要去网游里掀起腥风血雨了,我的前方是星辰大海!颤抖吧地球人,以后网游里杀你们个片甲不留!”他在职业选手群里生龙活虎的四处邀战拉仇恨,被跳出来的前辈后辈刷屏抵制追杀,嚣张的留下一阵大笑后下线离去,深藏功与名。

 

谁又能打一辈子荣耀呢?他想。这一天总会降临,早来晚来都一样的。

 

半决赛打了两场,一胜一负,决胜局在G市,蓝雨在擂台赛上赢了一分,而后在团队赛上被对方反超,索克萨尔在对方的有意集火中率先倒下,到最后只剩下夜雨声烦时对方还剩下两个攻坚手和一个牧师。

 

蓝雨在有黄少天的最后一年最终止步四强,战队并没有出现什么重大失误,只能说对方的发挥更加出色。黄少天走下比赛场的时候现场既没有响起客场粉丝的欢呼也没有响起主场蓝雨粉丝的嘘声,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观众席上突然多了星星点点的蓝白色,而后越来越多,直至在主场席上连成耀眼夺目的一片。蓝雨的粉丝们穿上蓝雨队服,挥舞着剑圣的相关周边,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为他们的剑圣送行。

 

蓝雨的粉丝在本届的每一场季后赛上都会准备一件蓝雨队服,他们不知道蓝雨最终能走多远,不知道这是黄少天的倒数第几场比赛,他们当然希望他们的剑与诅咒能最终披荆斩棘拿下冠军,可如果不是的话……

 

黄少天所看到的,是一片蓝白色的海。

 

他听到全场如潮的掌声,听到满场带着哽咽的声音大喊着他的名字,他看到蓝雨的旗手跳上观众台最高的位置拼命挥舞着队旗,看到无数个黄头发的夜雨声烦在向他用力招手。

 

搞什么东西,弄哭我有意思?黄少天恶狠狠的抹了把脸,跳起来疯了一样向观众台用力挥着双臂。

 

我的粉丝,我的战队,我的角色,我的队友——

 

我将离开,你好好的。

 

 

 

(3)

 

黄少天当晚就拖着行李雄赳赳气昂昂离开了G市,拒绝了战队给他举办欢送会的打算。用他自己的话说,比赛都打输了,庆祝个球啊。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K市的机场接他。

 

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关系一直相当好,两个人都是极易相处的性子,而且在联盟所有人包括大部分蓝雨队友都对黄少天的日常话唠产生免疫如若未闻的时候,只有张佳乐每每都英勇的跳出来和黄少天据理论争,试图以充满逻辑的观点压倒黄少天压根没什么逻辑的垃圾话,不过常常失败被气的炸毛,要是在网游里见了面说不过就干脆一波弹药甩过去,于是一边是乱七八糟炸开的五颜六色的弹药,一边是不断消失但刷新的更快的密密麻麻的文字泡,那场景看上去……嗯,也挺具有观赏性的。

 

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的不行,黄少天刚出了战队大门正琢磨着该到哪里旅游呢,张佳乐的电话刚好过来,于是两人一商量,去K市旅游让张佳乐当地陪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孙哲平显然对这个决定并不是太满意,他站在冲黄少天大力挥手的张佳乐旁边,一脸冷峻的对黄少天交代:“住我家这段时间房租水电费自付。”

 

“我靠,孙哲平这是你们家的待客方式吗?你差钱吗?差吗?不差吧?你等我临走时给你付房租!付水电费!保证全是一块一块五毛五毛的血汗钱!还都是硬币!我敢付你敢收吗?敢不敢敢不敢?张佳乐你给评评理!你在你家还有没有什么地位可言了!拿出一点家里女主人的风范来!”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对两人进行轰炸,张佳乐本来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热闹,突然极其无辜的被拉进女主人的范畴,顿时大怒,追在黄少天后面两人一起疯跑:“黄少天你给大爷滚回来!保证不打死你!打死你算大孙的!”

 

最后两人都跑累了,边喘气边半死不活的以龟速前行继续互喷垃圾话,被从后面赶上来的孙哲平一手一个塞进出租车带回了家里。

 

张佳乐一直觉得他和孙哲平在一起的挺低调,谈恋爱也没跟外界大张旗鼓的宣布,住一起也没被八卦小报曝光,去国外领证结婚后也就是请两家父母在一起吃了顿饭,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人在一起,别人应该也都不怎么知道。

 

……对,你们是没跟外界宣布出柜,只不过是张佳乐经常用孙哲平的各种账号发动态,发完没一会儿再自己醒悟用错账号了再发一条解释,张佳乐在群里提到孙哲平抱怨点什么的时候必定会被脸滚键盘,然后第二天上线上的特别晚。结婚什么的当然也没明说,不过每次晒图片的时候你俩无名指上闪亮亮的戒指摆在那儿是当别人瞎吗?你们俩除了正式宣布出柜到底还差啥?所有荣耀粉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简直不想再理这一对联盟中最出名的闪光弹。

 

黄少天在孙哲平张佳乐家舒舒服服的住了几天。

 

张佳乐退役之后成了网络写手,依旧每天宅在家里泡在网上,码的东西还有不少人喜欢,经常在点推榜上能占个第二第十二第二十二什么的,眼下正好上一本连载完下一本还没开,每天优哉游哉的随便写写存点稿,剩下的时间不是和黄少天打游戏就是和黄少天一起去逛周边景点。孙哲平说跟他要房租之类的当然只是玩笑话,他虽然有点不爽黄少天过来打扰他和张佳乐的二人世界,不过既然来了当然要好好招待着,大孙同志坦荡荡的给黄少天收拾了间客房出来,顺便极其人道主义的给他介绍居住细节:“被子都新晒的,衣柜里有备用枕头枕高枕低自己调节,我每天上班走得早,你要是起来的早就跟我一起吃早饭,起来的晚就跟张佳乐一起吃……对了,你要会做饭最好别让张佳乐动手。”

 

“怎么着让他做顿饭你还心疼啊?让他活动活动不好吗?你看他现在吃了睡睡了吃天天也不运动就窝房间里码点破字打个游戏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得长宽高一样了!媳妇是像你这么惯着的吗?宠妻无度听没听过?”黄少天吐槽,孙哲平看他一眼,淡定的回答:“你吃一顿就知道了。”

 

吃就吃谁怕谁?黄少天俨然的哼了一声,第二天和张佳乐一起将近下午才起来。然后他坐在厨房的饭桌旁边看着张佳乐哼着歌围着锅台转来转去,米饭快蒸熟时发现水放少了饭太干,于是抄起暖瓶加了小半壶热水进去,后来又发现热水放太多弄成了白水泡稀饭,于是想了想又加了几勺糖进去当粥吃,尝了口觉得太甜,于是琢磨了半天,眼睛一亮把装醋的瓶子拿在手上:“黄少天今天给你尝尝我自创的糖醋米饭——”

 

黄少天死命拖住他:“妈蛋你这是要谋财害命啊!冷静点!把醋放下!不然等会儿把你绑起来米饭全倒你嘴里!靠靠靠让你放下听见没啊!放下!放下我来!”

 

他真傻,真的。

 

孙哲平那是能无的放矢的人吗?他自己跑过来当以身试毒的好汉这是为哪般啊!

 

晚上孙哲平回家后,黄少天立刻义愤填膺的找到这个家的男主人告状,孙哲平听了之后也觉得张佳乐实在很过分,于是罚他禁网禁电脑一晚上。张佳乐不情不愿的哼哼着应了,萎靡不振了一会儿后突然灵光一闪,精神抖索的从电视柜底下拖出一个盒子:“不用电脑无所谓!大孙我们来战!”

 

“战什么啊你们?带我一个啊?”路过的黄少天插嘴,张佳乐赶苍蝇一样挥挥手:“没你的份,一边凉快去。”然后他开心的从盒子里掏出两个游戏手柄,递给孙哲平一个自己留一个,连上他们家网络电视,张佳乐严肃的问:“准备好了吗大孙?”

 

“准备好了。”孙哲平沉声回答。

 

然后黄少天站在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人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屏幕,拿着游戏手柄上下左右狂按,打起了双人魂斗罗。

 

“卧槽卧槽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追求?荣耀界这是已经容不下你们两个折腾了吗这是闹哪样?”黄少天难以置信的绕着他们团团转,中途试图冲到电视机面前挥舞手臂引起两人注意,孙哲平被突然冲过来乱晃的黄少天闪丢一条命,抄起抱枕把黄少天砸到一边后继续打游戏。

 

黄少天自嗨了一会儿后见两人都没注意他也就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在沙发上依偎在一起打游戏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前者不时对着电视画面大呼小叫以各种夸张的姿势噼里啪啦的按键,孙哲平表情淡定,出招却又快又狠,打魂斗罗也透着一股子第一狂剑犀利张狂的味道。

 

这一关两人打得险象环生,不过最后还是平安过关。张佳乐打得兴起,通关后欢呼一声,回头就在孙哲平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孙哲平唇角一勾,甩了甩游戏手柄问他:“还打不打!”

 

“打!”张佳乐兴高采烈的高呼。“战个痛快!”

 

黄少天看着他们,有点发愣。

 

当初这两人在一起,抛除那些巴不得繁华血景一万年此时已经喜大普奔的腐妹子之外,无论是正常的荣耀粉丝,还是联盟的职业选手,普遍都不看好这段感情。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就算现在时代变化了可能也不算什么大事,但毕竟和传统道德理念习惯相悖,周围的人怎么看?让亲朋好友如何自处?选择这样的恋人,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外界纷纷扰扰的言论很多,甚至不亚于张佳乐加盟霸图时的汹涌澎湃。张佳乐对外界评论前所未有的淡定,他刚一退役就去和孙哲平领证结婚,消息告诉了职业圈里最要好的几个朋友。

 

“孙哲平这个人强大、仗义、正直、很爱我,养得起我,扛得住风雨,不会什么花言巧语,实打实的对我好,这么好的人放在面前我怎么就不能喜欢了?跟他是男是女有半毛钱的关系?”张佳乐对黄少天说,黄少天甚至觉得仿佛透过屏幕就能看见一个眼神坚定难得严肃的张佳乐。“我当年和他一起打比赛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他手伤退役我一个人咬牙撑起百花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可是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没他在的这几年,我怎么活得这么辛苦?后来我自己想明白了,就像人只有在真正放松下来才会觉得疲惫,他对我来说,就是这么个能让我全心相信的人。我但凡长点心,就不能再放他离开了。”

 

当初多少人跟他们说了让时间说明一切。

 

而现在,时间见证下的他们,过得这么幸福。

 

黄少天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人从来没让他感受到过疲惫,因为有那个人在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特别踏实。他们这些年从来没分开过,他特立独行的活在蓝雨的战术体系里,就像活在那个人缜密而完美的世界里,毫无压力的尽情做着真正的自己。

 

他想起网上一句在荣耀粉里流传很广的话。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4)

 

蓝雨在黄少天离开后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洗了夜雨声烦的技能点。

 

卢瀚文正式接手了这张大名鼎鼎的账号卡,剑圣夜雨声烦迎来了他的第二个主人。卢瀚文用的是重剑,俱乐部把冰雨换下来,装备上适合卢瀚文用的新银武。新银武,新属性,新装备,甚至新的快捷键,喻文州全程观看重组过程,亲眼见证了夜雨声烦一点点变成他完全陌生的样子。

 

他不是第一次见证这样的改变,曾经在方世镜交给他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时这张账号卡也为他一寸一寸的改变过自己,那时他心里有些许对方世镜甚至对魏琛的怀念,更多的却是踌躇满志,也带着些难以抑制的兴奋。而今天他再次见证着一次账号卡的浴火重生,却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每一次夜雨声烦的改变都让他的心难受的顿上一顿,他想迅速转头快步离去,脚下却像生了根一样立在原地怎么都动弹不了。

 

尽管操作着强力账号卡的基本上也都是明星选手,但荣耀圈的大部分称号都是给账号卡的,斗神、枪王、拳皇、剑圣,选手的离开带不走账号卡的辉煌,这些神级账号和他们的威名战绩都将一代代传承给下一个操作着他们的选手。夜雨声烦后面跟着的名字从黄少天变成卢瀚文,剑圣却依旧是剑圣,健忘的粉丝不会记一个已经退役的选手多少年,要不了多久可能所有人都会只为卢瀚文摇旗呐喊,没人再想起曾经黄少天有多光彩夺目。

 

喻文州稍稍抬起头,突然想起网上的一句话,在荣耀粉里流传很广,他自己也非常喜欢。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组成蓝雨剑与诅咒组合的账号卡依然存在,但已经不是他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配合,这个组合……真的还在吗?

 

已经不在了。

 

“队长……”

 

又是一次友谊赛后,卢瀚文垂着头跟在喻文州后面,看上去有些低落。蓝雨和微草的这次友谊赛打得很难看,蓝雨一向占优势的团队战今天配合的一塌糊涂,虽然感觉每个人都做了自己该做的事,但每到关键之处总是处处受制。他打的很憋屈,就算是从来不会因失败而灰心丧气的卢瀚文也无可避免的有些提不起精神。

 

“不是瀚文的问题。”喻文州转过身来拍了拍卢瀚文的肩,卢瀚文十四岁出道,在蓝雨战队已经磨砺了好几年,早已是非常成熟的全明星级职业选手,他接管夜雨声烦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接管后做的也很好。“战队之所以没有在止步四强后放假而是继续训练,就是因为每次强力账号卡的交接战队都要有个适应期,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不要太在意。”

 

其实卢瀚文已经做得很好了。

 

做不好的是他。

 

他自己也是过了这么多年才发现,之所以自己能布置出蓝雨最好的战术体系,凭借的不是对剑圣夜雨声烦的研究,而是对黄少天的了解。

 

当天晚上黄少天和往常一样给他打电话。

 

“队长你今天过的好吗?听小卢说今天和微草的友谊赛我们蓝雨输了啊?那队长现在心情应该不会太好吧?不过队长你不是经常跟我说一场输赢不算什么吗那队长你的心情也不会特别差吧!而且虽然输了不过小卢说他也狠狠的掀翻了微草那个剑客!果然是得了我的真传啊哈哈哈!!”黄少天那边的声音很嘈杂,黄少天怕他听不见使劲的对他大声的喊话,在电话里兴奋的哇啦哇啦大叫。“队长我们在逛夜市!张佳乐那个二货烧水把锅烧漏了我们就出来买口锅顺便吃晚饭!你简直不知道这边人吃的全是虫子!简直有病啊蛇精病啊丧心病狂啊哈哈哈哈……喂喂张佳乐你捂我嘴干嘛我打电话呢!”

 

“为了让你不被我们K市的同胞杀人灭口!”喻文州听见电话那头张佳乐也在大声喊话。“来快见识见识我们K市的特色,好汉吃了这条新鲜出炉的热虫子——卧槽黄少天你个蠢货别跑!大孙快抓住他!拧胳膊掰下巴!我上了啊——”

 

喻文州耐心的听了一会儿黄少天剧烈挣扎着呜呜叫的声响,后来就没声了,估计是张佳乐已经把虫子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又过了一会儿黄少天估计是咽下了虫子,第一时间跳起来跟张佳乐去决一死战,边跑边还不忘跟喻文州大声直播战况。

 

“我靠队长你知道吗刚才张佳乐往我嘴里丢了条死胖死胖的大白虫子啊!虽然味道还挺不错的不过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尊严啊!这必须来战!用鲜血的代价一雪前耻!卧槽卧槽这二货跑的真快!嗷嗷嗷我快要追上他了不聊了啊队长我挂了再见再见再见再见!!!”

 

“少天等……”喻文州挽留的话说到一半就不得不停下,电话那头黄少天已经挂了。

 

他拿着电话怔怔然半晌后慢慢把一直举着手机的手臂放下,电话那头喧嚣热闹的声响犹在耳边,他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看着明晃晃的白炽灯,冷冰冰亮着的电脑屏幕,突然觉得格外孤独。

 

只是少了一个人的声音,就好像他的世界从此再无半点声息,空旷安静的那么压抑。

 

孙哲平临睡前突然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

 

“你幸福吗?”他刚接通电话,就听见喻文州这么简单直白的问他。

 

“怎么你们G市电视台也学央视做关于幸福的扯淡专访?”孙哲平被问的有点发蒙,而后又和喻文州你来我往的聊了一会儿,总算是弄明白状况,了然的笑了。

 

“我教你一个方法判断你是不是喜欢他。”孙哲平说。

 

“什么方法?”喻文州问。

 

“你问自己一个问题。”孙哲平说。“你问问自己,愿不愿意让这个见证了你所有或璀璨或难堪的过去的人,和你一起面对你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

 

喻文州握着电话陷入长久的沉默里。

 

他不愿否认也不想否认,刚刚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在无限渴望的叫嚣着愿意。

 

 

 

(5)

 

黄少天对于喻文州突然和他不打电话了改用纯短信聊天感到十分诧异。

 

“队长你怎么了吗?!每天都心累的不想说话还是怎么样啊给句准话啊!要是心累到不想说话我就一定要揍小卢一顿让他不听话惹你上火我在时队长你都没这样啊!”他坐在电脑前飞一般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坚持跟喻文州视频一下。喻文州接了视频,笑着指了指嗓子摆手,示意自己不能说话。面对着黄少天写满担心的脸,喻文州低头,在输入框里打:“以后我都和少天视频,少天说话,我打字吧。”

 

“啊?平常不都是反过来的吗队长你到底这是怎么了?”黄少天一再追问,喻文州却始终没有开口,只是打字解释:“被诊断出嗓子不好,医生说要尽量少说话,我是队长,在战队不方便少说话,只能委屈少天了。”

 

“这都不是大问题啊哪有什么委屈的,队长你跟我这么客气我都不习惯了……”黄少天挠头,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黄少天,带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等我。

 

“文州你……你要退役?”战队经理打了个哆嗦差点坐不住椅子。“别啊文州!你再考虑考虑!我们蓝雨不能连续两年退两张王牌啊!你的状态保持的这么好少说也能再打个两年!我知道少天退役了对你的影响很大,你们这一路走来关系再好不过,不过要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啊!”

 

“我考虑好了,经理。”喻文州和往常一样从容,他坐在经理对面诚恳的谈起了自己的现状。“少天退役之后我从各个角度考虑了自己的现状,索克萨尔和蓝雨队长有自己的接班人,那个孩子已经磨练的相当不错,瀚文和他相熟,他们的配合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多留一年,就是浪费他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一年,蓝雨害怕让年轻的选手历练吗?从来不是。”

 

“而我自己的能打两年也不过是能勉强保持现状继续维持两年,我身边没了少天,差不多等于没了夺冠的重要因素,蓝雨可能纸面实力依然不错,但我们的目标从来都是冠军,我即使多留两年,也不过是维持现状晋级季后赛,再往前的路,太难走了。”

 

“而我如果打完这赛季就退役的话,我可以透支自己的职业寿命,不顾后果孤注一掷的提升手速。一个像我这样没有手速都能带领蓝雨这么多年的战术大师,如果有了手速的话。”喻文州抬头,直视战队经理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能够说服任何人。

 

“我有一拼之力,在蓝雨有喻文州的最后一年,拿下一个联赛冠军。”

 

“说真的,队长。”黄少天第二十七次对喻文州说:“我觉得这一年你的手速越来越快了……这不是我的错觉,你的手速根本就是越来越快了吧?”

 

“总和你聊天,手速不提升一些不正常啊。”喻文州打了个笑脸发过去,然后问黄少天:“你现在骑到哪里了?”

 

“刚出西藏!”黄少天兴奋的回答。去年他在孙哲平张佳乐家待了一阵后决定去骑行中国放飞理想,买了辆山地车这一年一路走一路玩,人晒黑不少,却更加充满活力与生气。他没到一个新的落脚点都会跟喻文州联系一下,喻文州对黄少天路线的掌握比黄少天的父母清楚多了。

 

“能不能先暂停一下你的出行计划?等这届的总决赛打完了再继续去。”喻文州建议。

 

“当然啊队长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看决赛的!我们蓝雨可是进了决赛!这怎么能不看!我机票已经订好了!”黄少天一口答应,然后看见喻文州打了条消息给他:

 

“不是当观众,是去当解说。”

 

“……哈?”

 

总决赛的时候,潘林和李艺博准时出现在体育馆的评审席上,透过无数个屏幕向荣耀粉招手。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届荣耀职业联盟总决赛,我是主持人潘林,坐在我旁边的这位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正是上个赛季刚刚退役的剑圣黄少天!我和李指导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黄少天担当本场比赛的特约解说员,黄少天这次出现在赛场上感觉如何?坐在解说席上是否和坐在选手席上的感觉不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黄少天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大声说:“终于可以自由的说话没人管我了!大家好我是你们喜爱的黄少天!谢谢大家支持!请大家尽情的支持我们蓝雨!我大蓝雨威武霸气!我们队长睿智英明!隔壁战队的你们怕了没!现在投降饶你们不死!”

 

潘林李艺博及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一瞬间面如死灰。

 

一个说话没人能拦的黄少天……妈蛋谁把他请过来当解说的啊!拖出去砍死啊!

 

黄少天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垃圾话也算是有所屏障,今天的决胜局是蓝雨主场,眼下到场的蓝雨粉都因为这熟悉的剑圣熟悉的画风而和蓝雨战队的队员一起乐的人仰马翻,并附以热烈的掌声,脸色无奈的隔壁战队和气的嗷嗷叫的客场粉声音淹没在满场的掌声里,气势弱的根本无从听起。

 

黄少天虽然性格比较跳脱,但实际上还是有分寸的,只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放了一下调侃意味的垃圾话,比赛时间态度极为认真,点评和分析预判都极为到位,他毕竟是刚刚退役的顶级职业选手,解说个比赛还是很轻松的,而且因为天生话唠解说的还很直白详尽,让不少荣耀粉直呼过瘾。

 

蓝雨在擂台赛上落后两分,这是个会让战队比较有压力的分数差,一切都会在团队赛上得见分晓。本届蓝雨在团队赛上成绩虽然依然保持了历年水平,但相较历年却走得极为坎坷,单看他们的季后赛都打满三场就可以得见黄少天的退役对蓝雨的战术体系影响是非常大的,队员的消耗也远比其他战队多太多。解说席上的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双方的比赛状况,在现场观众的齐声惊呼中,对方战队的刺客悄然摸近,加速,发动攻击……

 

“舍命一击!”李艺博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舍命一击施放的角度太好了,而对象正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索克萨尔没有闪避的时间,索克萨尔——等等?!索克萨尔躲过去了?!”

 

“队长的手速提升了。”黄少天解释,眼中却没有多少蓝雨劫后余生的庆幸或是欣喜。他死死盯着赛场上迅速躲过致命一击的索克萨尔,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和喻文州搭档这么多年,最清楚这种手速放到喻文州身上有多令人诧异。如果喻文州是这种手速……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手残?

 

“李指导,你看喻文州的这种速度是……”潘林看向另一边的李艺博,李艺博心中犯着嘀咕,勉强回答:“这个……大概是喻文州在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超常发挥……”

 

“不懂别瞎说!”黄少天一把抢过李艺博的话筒,将两只话筒一并对准自己大喊。

 

“队长加油!一定要赢!”

 

一定要赢啊,队长!既然已经燃烧了职业生涯的全部,就用最灿烂的光芒,照亮蓝雨通向冠军的路!

 

 

 

(6)

 

蓝雨战队,这个全联盟包容性最强的战队,他们有手速在联盟中慢的令人发指的队长喻文州,有话唠到让联盟为之修改规则的黄少天,有超没干劲的郑轩,有发挥起伏的宋晓。这支联盟著名的残联队曾经凭着每个人的最佳互补拿下职业联赛的一次冠军,而今天,他们凭着惊人的完美,再次拿下了冠军。

 

这个战队在缺少了一直信任着的强力主攻手黄少天之后,爆发出了空前的意志。郑轩变得充满拼杀意志,宋晓在常规赛中就分担了部分主攻手的职责,卢瀚文的状态达到历年最佳,而喻文州,这个联盟中最知名的手残,将手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说有多快到能和顶级手速选手相比,但绝对已经不能称为自身的显著软肋。

 

他牺牲了他职业生涯未来的所有可能性,而他到底成功了,他率领着空前完美的蓝雨,拿下了这场比赛的冠军。

 

喻文州从领奖台上下来时,黄少天凶神恶煞的扑向他。

 

“你傻啊队长!”黄少天激动的绕着他一圈一圈的转,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以后不打比赛了啊你!手还要不要了!你这么透支还怎么恢复过来!”

 

“这个赛季刚开始时已经决定要退役了。”喻文州一句话噎住黄少天,他抬起手微笑着晃了晃手里的冠军戒指。“以前得冠军都是跟你一起,总算多了这枚冠军戒指。”

 

“你这时候还跟我炫耀这个?当我没有啊?”黄少天目瞪口呆的问,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

 

“重点是我有,你没有。”

 

这样,未来的某一天,才能戴在你的手上啊。

 

“……我说这不是重点吧?”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吐槽脱口而出。“你退役之后打算干什么啊队长?”

 

“我想买辆山地自行车。”

 

“……啊?”

 

“骑行路介意我跟你一起吗?”

 

——END——


评论

热度(565)

©Ushio闻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