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hio闻信

ushio
全职厨/男神周泽楷/htf相关/magi
轮回/微草粉/林方本命

一般都能吃,欢迎投喂
手速渣渣,懒癌手癌晚期

子博@闻信垃圾堆

[林方]骤雨-上


想了很久还是想写...。
*ooc ooc ooc
私设有

1。
林敬言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一瞬间脑海里掠过太多,但是什么也抓不住,只好愣愣的哑着嗓子问了一句,“抱歉...麻烦能再重复一遍吗?”

“林敬言先生是吗,您的爱人方锐先生,目前正在仁爱医院的急救室里进行急救,请问您现在可以赶来吗?....喂?”

林敬言匆乱的把自己的外套带上,一把抓起桌上车的钥匙就朝门外奔去,“好的,我马上来!让他等我!!”

眉峰不知不觉的蹙起,微微阖眼还能回忆起方锐临出门时灿烂的微笑,清亮而充满活力的声音,“我出门啦,林大大晚上见!”真是个笨蛋呢,半点也不让我省心——只是我甘之如饴。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手背上浮起青筋。

锐锐,等我。

2。
刚做完手术的方锐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

无菌病房外林敬言斜倚着白色的墙壁,他透过玻璃紧紧盯着那张脸。对方浅浅地呼吸着,蓝色条纹的被子小心翼翼的起伏着。

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一手插在衣袋里,一手拿着病情诊断,嗓音冷淡而平静,这位病人全身有多处骨折,另有头部受到撞击。可能会导致今后...

林敬言当时差点想一拳揍上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但还是隐忍地抿了抿嘴,“那他多久才能醒过来。”

快的话大概十个小时左右,慢的有可能要十七八个小时。

骨节分明的右手按上透明玻璃面,黏腻的唾液纠缠着不让嘴张开,舌尖卷动带起喉咙里一阵干涩,锐锐。

你家林大大想你了,所以,快点醒过来吧,听话。

经过了两个小时手术的持续紧张之后,林敬言疲惫地摘下眼镜,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然后仰起脖子缓缓呼出一口浊气。静谧的白色通道里,石英钟表发出的“嘀嗒嘀嗒”声宛若一把小锤,一下一下敲在心头,所谓——备受煎熬

时间过的格外漫长。

3。
方锐是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醒过来的,眼前一片漆黑。他疑惑地想,现在是深夜吗,这么黑,半点灯光也看不见。

他焦虑地在脑海里搜索着任何有用的信息,然后终于想起自己是出了车祸。随即,他的脑海里立刻被另一个人填满。那么,林敬言呢?

“....老林?”

左手边发出凳子挪动的声响,一个热源靠近方锐,“锐锐,醒了?感觉怎么样?”

“老林,我没事儿!嘿!身体好着呢,十天半个月一定会痊愈的,别担心我啊。”方锐勉强着勾起一个灿烂的微笑,“诶,对了。去开个灯吧老林,这么黑我什么也看不见啊。”

“....”林敬言猛的握紧了拳头,他大约猜到了方锐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不敢相信似的在方锐的眼前又摆了摆手,没有回应。

方锐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既没有听见脚步声,也没有看到灯光亮起,他奇怪的喊了一声,“老林?怎么不去开...”他自己陡然顿住了话头,大概也猜到了。

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睁着,空洞而没有焦距。

“别怕,别怕,锐锐。我陪着你呢,会找到办法的!”

林敬言慌乱的凑近那张苍白的脸,一遍遍亲吻着他干白的嘴唇,企图将自己的心情连同温度一起传过去。

他说,锐锐,别怕。我一直在,相信我好吗,会好的,一定会。

方锐后来想,如果那时候没有林敬言的话,他会怎么样呢。或许就成为一个自暴自弃,没有希望的瞎子,每天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最后浑浑噩噩的死去。还好,他有林敬言。他被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深爱着,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林敬言,我这辈子最荣幸的,就是喜欢上你的同时也被你喜欢。

4。
方锐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林敬言带他回家了。

家里的陈设还是和方锐出事前一模一样,只不过尖锐的地方都被林敬言小心的用厚布包了起来。

方锐说:“咳,老林你不用这样的,我又不是多小的人了,哪里会这么不小心啊。”

“真的吗方锐大大,难道你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很让我省心的吗。”

“那!那可不!我确实是让人放心的。”说罢还自豪似的点了点头。

林敬言无奈地笑着揉了把人的头发,“好吧,那么让我放心的方锐大大,我打听到H市那里有一位老中医,明天我们就出发。”

方锐动作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他回过神搂上林敬言的脖颈,“今晚给我做什么好吃的!让我来猜猜看,是不是糖醋小排!?嗯...还有冬瓜炖汤!”

林敬言吻住方锐,“方锐大大全答对了,给你一个爱的奖励。”

方锐:“......!!”



/第一次写林方。
/希望被喜欢w





评论(4)

热度(7)

©Ushio闻信 | Powered by LOFTER